小说网 > 杂鱼 > 第十六卷 12.让他睡去吧.
????霍成功看着莫妮卡惊惶的脸,他再看看眼中有着杀气的海恩里希,他知道狮子已经真的动怒了,因为有人竟敢在他的大本营打搅他的妻女,并且侵入了范德法特指派的卫队!

????这意味着此人或者这个势力的能量之大——霍成功断定除了戈尔无人能如此,又或者“施展苦肉计”的范德法特吧。

????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,莫妮卡的母亲怎么样了。

????“发生这样的一件事情后,妈妈就立即联系了范德法特将军,将军亲自来了,同时不请自来的还有戈尔。”

????说到这里莫妮卡看了看父亲,年轻的女孩总急于证明自己看法的正确姓,却不知道,她唯有不带任何意见的理姓讲叙,才会有助于拥有真正决定权的海恩里希去了解真相。

????因此霍成功粗暴的插入了他们的交流,直截了当的警告了莫妮卡:“小姐,你现在最要做的是尽量冷静的讲完整个事情,然后再和你的父亲讨论不迟。”

????“他的意见很对,继续下去。”海恩里希看着自己的女儿,以看部下的眼神,平静而威严。

????莫妮卡也知道杂鱼是对的,虽然他越来越可恶,但她毕竟是个军人,因此她立即继续了讲述。

????戈尔抵达后,同样不太喜欢他的范德法特冷冷相对,面对戈尔的指责一言不发,只将卫队所有人,包括庞培在内全部看押,这个时候戈尔又怒斥了范德法特的书生气,他认为庞培是没有疑问的。

????两个人发生争吵时,庞培站在了范德法特一边,才制止了戈尔的气焰,但在这种情况下,范德法特再没有办法和理由阻止戈尔的人保护莫妮卡的母亲。

????不过当时莫妮卡记得范德法特对着戈尔警告说,要他最好收敛一些,军人不是政客的工具。

????说到这里她又想去观察父亲的表情,却突然想起身边杂鱼刚刚的喝斥,心中气恼之下莫妮卡却也立即醒悟了,因此她又继续进行了以下陈述。

????她说,她的母亲当时命令作为军人的她,在联邦遭遇分裂之际应该去战斗,并当即请范德法特电请了约翰森将军,身为约翰森将军麾下的莫妮卡于是只有离开母亲。

????说到这里,她看着父亲:“我回忆当时母亲的表情,以及范德法特将军的严厉,我觉得很不对劲,但现在我明白了,妈妈似乎是为了保护我。”

????海恩里希没有接这句话,而是皱起了眉头。

????他脑海里闪出了和霍成功一样的一个消息,范德法特和戈尔同时遇刺,戈尔逃离,但以他对戈尔的了解,戈尔不至于这么欲盖弥彰,而基于多年的来往基础,海恩里希也不认为戈尔会对自己的妻女下手。

????尤其是,在这个时候,他这么做能得到什么?

????没有任何动机和好处,海恩里希因此只能看到一个任劳任怨,为其余朋友冷落为自己妻女反感,却依旧坚定支持自己的真正朋友,所以,他困惑之后,叹了口气:“难道就这些消息吗?”

????“我说的,我说什么也没有用。”莫妮卡无可奈何之下,看向了霍成功:“我的父亲他就是这样的,忠于一切感情,并信任他信任的人,坚持理想意志坚定。”

????她是在讽刺吧,海恩里希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但就在他暴怒之前霍成功开了口,虽然杂鱼现在信誉大减,但是在海恩里希面前,他还是有超越常人的话语权的。

????霍成功问的却是莫妮卡:“你们反感的戈尔,如果真是一切的幕后策划者的话,他又为了什么呢?”

????对啊,海恩里希被他吸引了。

????“如果说,海恩里希将军遭遇污蔑未曾清白之前,面对汹涌批判,作为一根绳子上的蚱蜢,他坚定站在海恩里希将军这边是不得不,那么后期的行为就可以理解,比如掌握海恩里希阁下的家人,为一旦事不可为作为筹码,是对的。”

????在海恩里希皱起眉头之前,霍成功继续道:“但这样的话安排刺杀那就是画蛇添足,白痴都知道,很有可能是他干的,那么就不会是他干的。”

????“你。”

????霍成功平静的看着莫妮卡:“我是亚细亚人,我来自谋略之国。”

????让他睡去吧…觉得找错了帮手的莫妮卡欲哭无泪,唯有在心中念叨起了拿破仑睡狮名言的后半段。

????但杂鱼精神着呢。

????他现在看向了海恩里希,话锋却又一转:“刚刚我以逆向思维解决了长官的一个定略问题,所以请允许卑职以戈尔的身份开始推演行为,可以吗?”

????海恩里希说:“可以。”

????“可是也许会让长官您不快的,因为人姓本恶。”

????“…不会的。”

????说这句话的时候,海恩里希却有些觉得不对了,而莫妮卡渐渐抬起了头来,杂鱼说:“好吧。”

????同时还无辜的看看海恩里希,你逼我的哦,海恩里希父女现在终于肯定,他之前原来是正话反说,星海银狐…阁下的残念闪烁未消之前,小狐狸已经开了口。

????“我是戈尔,我出身贫寒但胸怀远大理想,于是逐步台阶逐步成功,最终我在政治上取得了一定的地位,这个时候发展的瓶颈出现了,我没有军方的助力,那么我该怎么办的,选择合适的人,你,最合适了,激进热情而具有一切君子的美德。”

????“可是!”杂鱼之所以大吼,是因为海恩里希居然敢在他回忆过去的时候想插嘴,他能不急吗?

????海恩里希彻底闭嘴,你就扯吧,海恩里希又好气又好笑,只当听笑话而已,眼神中的不专注莫妮卡都看得出来。

????但霍成功视而不见,他说道:“可是你太强势,一心要做领袖的我如果在这一方面和你争夺排名,那么我只会失去你,并一败涂地,但我等得起,我愿意先甘居其下,反正,军人不可参政,我可以成为实现你政治理想抱负的政界代言人就是,至于谁代言谁,只有我知道。”

????…海恩里希…莫妮卡发现,父亲的眼神重新凝重了起来。

????而杂鱼又说:“反正我绝不给你参政的机会。”

????然后他道:“好了,我期待的乱局终于来临,起先我不知道亚细亚的许竟然能这样的热情,错判了形势的我好险暴露,还好我一向谨慎,说到这里我不得不痛恨女人的直觉,和像个娘们一样敏感的范德法特这个混蛋,过去他们总针对我,好几次差点断送我的梦想,但我委曲求全赢得了最关键人物彻底的信任,才把坏事变成好事,哈哈。”

????扑哧,这是莫妮卡的笑声,海恩里希也苦笑起来,但他已经愿意听下去了,而霍成功则一本正经的道:“后来,真相传来,好吧,无论是为了局势变化的筹码,还是为了获得你的感谢,我都必须把你的夫人掌握在手中,以保护者或者看管者的姿态,但我该怎么办呢?”

????“霍!”莫妮卡惊喜的叫了起来,海恩里希咆哮如雷:“闭嘴。”

????他是对自己的女儿,然后他示意霍继续。

????“引出范德法特,使范德法特失去优势,我便可以出面,就这么简单,至于牺牲一名中士。”霍成功有些轻浮的打了个响指:“我也很遗憾啊。”

????只这个动作,海恩里希却如遭雷击,这是戈尔的语气,私密情况下才会展现的语气。

????但他不知道,后世皆知走上台前的戈尔最喜欢对他的信徒们做出这样的手势来,发生了战争,当杀戮了敌国的平民后,他会以如此姿态表示遗憾,以继续羞辱敌人,获得更大的狂热欢呼支持。

????所以霍成功才得知的,才在这个时候做出的。

????而做完这个手势后,他便归于了常态,仿佛刚刚鬼使神差而已,然后他就说出了最后的图谋。

????阴森森的杂鱼看着眼神惊疑不定的海恩里希,歼诈的道:“如果你成功,你就需要我,目前你掌握大局,我会在政界为你狙击敌人的反攻,你快去解决他们,当他们消失我也在政界获得名望…”

????“他为什么刺杀范德法特。”海恩里希忍不住问道。

????“干掉他才能证明我是站在你对立面的,这是除了你女人之外的双重保险,我随时可以拿出证据来,以证明我在强势的你的阴影下的不屈服,看,我在国家危难之际杀了海恩里希的帮凶,在约翰森的威压之下我只能这样!”

????“霍,你把他想的太卑鄙了,他不是这样的。”海恩里希无力的道。

????“我只能把他作为你的对手想,难道我会把敌人想象的很好吗,这种事情在我们亚细亚发生过,在许的身上,不然以我的年岁也绝无可能分析的如此老道。”

????“许的身上?他曾经的朋友秦针对他的吧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

????霍成功楞都没楞就说了,而他敢打赌,海恩里希不会去问许崇志这些,他怎么可能去问呢,所以霍成功理直气壮。

????所以海恩里希喃喃的道:“天啊。”

????他在感慨许一路走来的艰辛,一条毒蛇埋伏在身边的危险,但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霍成功却有些纳闷了,难道秦和许真的这样过吗。

????———不,一切既然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想了,而我也成功的在海恩里希心中种下了疑惑的种子,只要他不是全盘信任戈尔,那么以海恩里希的才智,自然会渐渐明白的。

????我,改变了两个重要人物的关系,以这样的方式,然后还将改变文明的进程,我,时代的弄潮儿低调的隐藏于一切的幕后,却有藏不住的风搔。

????——这是因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啊,功成身退的杂鱼眨眨眼,站了起来:“长官,卑职先告退了,很抱歉,卑职有些失礼和不敬了。”

????海恩里希无神的看看他,微微点头,他似乎要安静一会儿,可走到门口的霍成功又回过了头来:“长官。”

????“恩?”

????“长官。”

????恢复了天真无邪笑容的少年看着他,眼中有他体会的到的真正尊敬,霍成功看着这位有黄金狮子美誉欧罗巴领袖,轻声道:“不管怎么样,您也不要失望,因为您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和您一样真诚,如果他真的那样,并不是您的错。”

????“我,明白,谢谢。”

????“想想吧,为什么我会在这里,因为您赢得了整个亚细亚的尊敬,而您还获得了欧罗巴所有军人的尊敬,不然您怎么敢说出那句气吞万里的话呢——我看哪个欧罗巴军人会对我的座舰开炮!说老实话我真嫉妒您,恐怕我这辈子是没指望混到您这一步了。”

????说着他就郁闷的打开了门,悻悻的走了,门都没关上,海恩里希看着他远去,然后自己的女儿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,门才被莫妮卡关上。

????半响后,独坐的海恩里希喃喃的道:“不,孩子,你的前程远大,绝非我能想象。”

????(未完待续)